您的位置:

首页  »  名人明星  »  淫穴美女[十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穴美女[十五]

      

四十一、大姊姊的魅力──换装性爱
四十二、大姊姊的魅力──疯狂做爱的一晚

在高潮过后,阿翔才抱着我坐在行李箱旁休息,顺便挑选接下来要换上的泳装
。但是因为每一套比基尼都是我为了方便做爱才带来的,所以基本上根本就没什幺
差别。

「真是的,就不能让姊姊好好选吗?」阿翔的双手从后面搓揉饱满的白皙乳房
,盘坐着的大腿也一下一下顶起我的身体,好让淫穴上下套弄粗大的肉棒。

「筱惠姊的身体比我想像中的还要棒,一秒我都不想放开。」

「好啦……我选好啰,快放开姊姊吧...嗯哼、嗯嗯...」我朝阿翔亮了
亮手中準备换上的红色比基尼,但是阿翔却没有将我放开的意思。

「丝袜也换掉吧,换成黑色丝袜...」

「好好...啊呀、啊、哈啊、嗯、啊啊!」就在我的手刚抓住一对黑色大腿
丝袜时,阿翔马上把我的修长美腿分开,将我整个人轻鬆地抱起。

就这样抱着我绕着房间走,边走边插穴走了好几圈,最后把我压在床上,将我
送上第三次高潮后才依依不捨地将肉棒抽出,捡起背包坐在后面的沙发开始翻找。

「啊、哈....真是急色耶...」等到高潮余韵过去后,我才从床上起身
坐在床边,举起一条美腿解开高跟凉鞋,丝袜则是在刚才做爱的时候被阿翔弄破,
很轻鬆地就能脱下。

「筱惠姊赶快换喔,不然我会想推倒妳再来一场。」当我将身上衣服脱光,把
自己性感美丽的火辣曲线曝露在阿翔眼中时,阿翔似乎真的很想直接把我压在床上
疯狂地猛干。

「别急嘛。」我拿起比基尼的泳裤,说是泳裤倒不如说是性感内裤,前面只有
一小块比手掌还小的倒三角布料遮住,两边是绑带,而后面只有细小的绳子,让两
片翘臀完全曝露。

而这件泳裤的秘密之处在于倒三角根本遮不住淫穴,从前端分出两条细绳绕过
淫穴口,最后在菊花上方结合成一条。

我故意背对阿翔、弯腰穿上泳裤。我从双腿之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阿翔的大肉
棒抖了抖,他一定会在我穿完泳装、黑色丝袜与高跟凉鞋的时候将肉棒插进我的淫
穴,然后尽情抽插中出直到轮姦的时间开始。

接着穿上绕颈比基尼上衣,这件绑带在前面,布料也非常少,几乎只能遮住一
半的乳房。剩下黑丝袜与高跟凉鞋,我提起这两样走到阿翔面前。

将修长的美腿踩在阿翔双腿之间的沙发上,然后慢慢地将黑色丝袜拉上来,直
到大腿中段,接着换另一脚。这个黑色丝袜其实是大腿网袜,在开口附近有着蕾丝
花边。

「哼哼....啊、哈啊...嗯嗯...呼...」扶着肉棒坐下,粗大的
肉棒又从泳裤的隙缝回到了涂满春药的淫蕩肉壶之中。

「嗯...不能动唷...姊姊还没穿凉鞋。」就在我这幺说的时候,阿翔的
双手就抓住我的丰满乳房开始搓揉。我弯下腰将修长的美腿併拢开始穿鞋,这个姿
势让大龟头得以与子宫口接触摩擦。

「嗯哼、嗯嗯...啊..」这次我穿的高跟凉鞋是小腿绑带,因为不常穿所
以花了一点时间才完成一只鞋子。

「哈啊、哼、嗯啊、啊啊....」虽然阿翔这次乖乖地没有进行抽插,但是
龟头却持续轻轻地摩擦子宫口,他的双手也不停揉弄丰满白皙的乳房。

当我穿好另一只凉鞋时,已经是五分钟后的事情。阿翔立刻将我的双手拉到后
面、上半身往前倾,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始干淫穴。

「筱惠姊,我们去床铺吧。」阿翔的大腿随着抽插一下一下地撞击我的翘臀,
我照着他说的走向床铺,不到十步的距离,但是我却举步维艰。

「嗯哼、啊啊、哈啊、啊、嗯嗯、哼、嗯、呀啊、啊啊!」我好不容易跨出一
小步的时候,粗大的肉棒已经在淫穴中进进出出数十次,好不容易走到床边时,我
已经高潮了一次。

沙发到床舖之间滴满了我流下的淫水,阿翔从背包中拿出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
在背后,将我压在床上、修长双腿完全併拢,双手压在白皙乳房下面用力搓揉,粗
大肉棒用力干着夹紧的淫穴。

「嗯、哼、嗯嗯、啾啧、唔、嗯、唔.」嘴巴疯狂侵略着我的小嘴,舌头与舌
头互相交缠、唾液在两边的口腔内到处流动。

我在这个姿势下被送上四次高潮,而阿翔到目前却只射精过一次。就在我要达
到第五次高潮的时候,那根粗大的肉棒才有射精的迹象。

「唔哼、呜呜、唔嗯嗯嗯....!」大龟头穿过子宫、随着我的第五次高潮
,往子宫灌入大量的浓稠精液。

「啊、哈...嗯嗯...嗯...」肉棒持续射精的同时,我们俩的嘴巴也
分开、只剩下舌头在空中交缠。阿翔翻转身体变成他躺在床上,而我双腿大开躺在
他身上的姿势。

然后又是一阵激情的抽插,这天晚上阿翔的肉棒不曾离开我的淫穴,并将不曾
减少的大量浓稠精液一次又一次射进我的子宫之中。

最后,我们做爱到隔天的淩晨四点,阿翔用正面座位让我达到高潮、并将精液
灌入子宫之后,我就累得睡着了。

「下次开始就是轮姦派对了,好好休息吧...」阿翔在我耳边说道,那根粗
大的肉棒就算在我睡着之后,也依然抽插着我的淫穴。
四十三、轮姦假期──期待已久的轮姦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隔天的中午,而柔恩正趴在我身上发出淫乱的娇喘,赤裸
的性感肉体正香汗淋漓、可爱的俏脸也流满汗水与泪水,但是双眸却没有神。而周
围都是跟阿翔一样年轻高大的男人,连同阿翔一起算一共有八个,其中一个正在柔
恩大开的双腿间挖弄。

每个男人都有着古铜色的结实肌肉,胯下也都有着一根充血挺立的粗大肉棒,
有些甚至还有入珠,而且每个人都是帅哥等级的。阿翔看到我清醒就走了过来。

「他们是我的同学或学弟,都是同校篮球队的队员。现在帮柔恩姊涂抹春药的
叫做阿狗,他们从昨天开始就涂到现在了。」

「嘿嘿,我们可是一整晚都只做爱抚,就是为了让柔恩姊享受最棒的高潮。」
阿狗一边笑着说,一边把柔恩抱起来。我看到她的乳房都是唇印,乳头充血坚挺地
勃起,双腿之间都是淫水,就连阴蒂也充血胀大到极限。

柔恩被抱到另外一边,其他三个人就围了过去,同时也有三个人围过来我身边

我的身体也只留下黑色过膝丝袜与高跟凉鞋,保持完美形状的白皙丰满乳房布
满了吻痕与齿印,艳红的蜜唇也有点肿胀疼痛感,阿翔射进子宫的大量精液完全没
有倒流的迹象。

「我们暂时享用了筱惠姊的小嘴跟奶子,要是妳再不起来,就可能会开始轮姦
了。」就在阿翔这幺说的时候,一名帅哥挺着胯下的粗大肉棒走到我面前跪下。

「嘿嘿,筱惠姊,我叫阿东,是阿翔的同学,有荣幸担任第二个让筱惠姊高潮
的...」这时我看见他粗大的肉棒上布满颗粒,肉棒底端还套着似乎有点溼的羊
眼圈。

「你烦不烦啊,赶快啦!」

「好啦。」阿东不继续说废话,抓着我的脚踝将修长美腿分开,并将粗大的入
珠肉棒抵在经过一夜抽插而显得有点红肿的淫穴入口上。

龟头慢慢将沾满淫水的蜜唇分开、缓缓地进入淫穴之中,狭窄的肉壁被逐渐撑
开,入珠一颗一颗擦过肉摺的感觉如同触动神经一般。

「啊、哈啊、啊啊...!」在慢慢插入的同时,阿东还左右晃动更加撑开我
的淫穴,入珠也刮着敏感的肉壁,粗大的肉棒将如同处女一般的淫穴贯通到底。

「啊哈、啊啊.....」龟头触碰到子宫口的瞬间,被姦淫一整晚的淫蕩肉
体马上到达了强烈的高潮,被阿东抓着的美腿脚趾也因此而弯曲。

「喔....夹得好紧!」我的淫穴因为高潮而吸允着阿东的入珠肉棒,而敏
感的肉壁在不停摩擦入珠的状态下,让我持续地高潮着。

「啊、哈、啊啊啊、哼、啊啊.....!」阿东无视正在高潮的我,开始用
那粗大的入珠肉棒一下一下地干着淫穴,我的双手依然被铐在背后,完全没办法做
任何动作。

这时一个男人把我的头抱起来,让我躺在他盘起的壮硕大腿上,一根粗大而且
镶有入珠的黝黑肉棒就贴在我粉嫩的脸颊旁,并散发着浓厚的骚味。

「我叫小马,不过他们都叫我种马。」小马将长着粗茧的手指深入我的蜜唇之
中,玩弄着我的小巧香舌。

「谁叫你每次都一定会把女人搞到怀孕,命中率都百发百中,精液量简直就是
人类版鲸鱼啊!」阿东一边说,一边卖力地抽插,龟头一下一下频率紧凑地撞击着
子宫口,羊眼圈也不断轻轻扫过淫穴。

「靠,你们哪一次没有把女人搞到怀孕的,还说我咧。」

「谁叫中出这幺舒服,带套根本就是浪费。」

「这次要是不中出就太对不起两位美女了,不管轮到谁都要把精液灌进去。」
听着他们的讨论,我半狂乱地扭动着肉体,但是却让抱着我的阿东与小马更加兴奋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轮姦中出到怀孕,内心马上产生被虐快感。

粗大的肉棒一顶到子宫,阿东就会以龟头为中心点划圈,紧缩的肉壁就会被强
迫撑开、羊眼圈也会一处都不放过地扫过饱满敏感的阴阜。

「咿、啊、哈啊、啊啊、呜呜、啊....」我看到另一边柔恩像三明治一样
,被男人一上一下夹在中间,淫穴与菊花被粗大的肉棒一抽一插地。

「嗯哼!?啊、嗯啊、哈啊啊、唔、喔喔!啊、哈啊!」阿东忽然开始全速抽
插,粗大的入珠肉棒一下一下撑开紧缩的淫穴,小嘴也吸允着玩弄香舌的小马的手
指。

我不停地被送上高潮,夹紧的淫穴被一下一下地狠狠撑开,粗大的肉棒毫不留
情地刺激着极度敏感的名器肉壶,强烈的快感让我近乎疯狂。

「真爽!会上瘾耶!」阿东将我的修长双腿夹紧併拢,用健壮的手臂紧紧扣住
,粗大的入珠肉棒被淫穴夹得毫无空隙,好像肉壶与肉棒本来就是一体一样。

入珠肉棒开始抽插,不过因为淫穴吸得很紧,所以阿东也很用力地摆动熊腰,
粗大的肉棒一下又一下贯通如同处女般的肉壶,每次抽插都会让粉红色的肉壁外翻
并带出大量的淫水。

「啊、哈啊、嗯、哈、呀、啊啊!啊呜、呜啊!」

「筱惠姐,我要射啰!」拍肉声随着阿东全力抽插而越来越大,我也被维持在
持续感受高潮的状态,粗大的龟头一下一下撞击着子宫口,暴涨的肉棒準备将充满
活力的浓稠精液射进我的子宫之中。

「啊啊、哈啊、嗯啊啊啊.....!!」最后几下抽插几乎是完全抽出淫穴
后,再一口气插到子宫口的贯通。当肉棒撞开子宫口、整根埋入淫穴的同时,大量
充满活力的浓稠精液一块一块地灌入子宫之中。

淫穴像是要将肉棒榨乾一样,在射精的同时一直蠕动、子宫口紧紧咬着大龟头
不放。

「啊、哈啊....啊、嗯....嗯嗯!」就连在肉棒射精的时候,阿东也
依然继续划圈、让羊眼圈继续轻抚我那极为敏感的饱满阴部。

阿东的射精大概持续了七、八分钟,结束时我的小腹已经稍稍挺起、像是怀孕
前几个月一般。

「呜喔....真是太爽了....」阿东将肉棒从我的肉壶中慢慢抽出,经
过猛烈侵犯的淫穴却暂时保持着肉棒的形状,接着才慢慢恢复原状。

「接下来是第三棒。我是最后一棒,筱惠姊可以好好期待。」小马玩弄着我的
小巧香舌,一边用粗大的入珠肉棒摩擦着我的俏脸。

「我叫做阿义。」长相是狂野型的帅哥,阿义的肉棒也是能够直达我子宫的长
度,粗大的肉棒上爬满青筋与入珠,黝黑龟头的伞状下方有着一颗一颗的环状入珠

他将瘫软无力的我翻成背后位,我的上半身被小马抱着,白皙丰满的巨乳刚好
将小马的粗大肉棒夹在其中。

「嗯嗯、哼、嗯嗯....!!」接着,我感觉到粗大的肉棒开始撑开淫穴。
四十四、轮姦假期──变成性奴玩具的一通电话

阿义抱着我的翘臀、手指掰开阴唇,将粗大的入珠肉棒慢慢地挺进敏感的淫穴
肉壶中,并用钥匙将我的双手解放,我马上抱住小马的脖子。

「嗯哼、啊啊、哈、呜呜!!」小马的双手也不安分地从下面搓揉拉扯充血坚
挺的乳头。阿义的肉棒慢慢地撑开狭窄又紧的肉壶,就在来到一半的部份时,他一
口气将肉棒狠狠插到底。

「嗯啊..!唔嗯、嗯、啾、哼嗯、嗯...」小马吻上我发出娇喘淫声的樱
桃小嘴,长舌头灵活地挑逗玩弄着我的香舌。

「连菊花都这幺漂亮,筱惠姊的菊花还是处女吗?」阿义轻抚着我很少被人插
过的菊花,我保持与小马激吻的姿势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时我感觉到一颗比弹珠大一点的圆球撑开我的菊花滑入深处,接着又是一颗
、又是一颗。

「因为得要全部人都中出过一次才行,所以就先用串珠代替吧。」在阿义将串
珠一颗接着一颗塞入菊花的同时,粗大的入珠肉棒也一下一下地轻轻抽插着。

「嗯哼、嗯、唔嗯、哼、嗯嗯、唔、嗯.」一边感受着阿义塞入菊花的串珠及
他那缓缓抽插的粗大肉棒,一边沈浸在与小马的舌吻之中,完全忘记自己原本是被
半强迫而屈服的。

「唔嗯....嗯、啊、哼...」小马把我的香舌吸出小嘴,两条舌头就在
空中交缠湿吻。阿义把最后一颗串珠塞入菊花后,我感觉到有一片圆片挡住菊花。

「死种马,现在还没轮到你。」阿义硬是将我的上半身拉起,然后吻上我樱桃
小嘴,并让我双腿分开跪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搓揉着我丰满的白皙乳房。

「哼,等轮到我就能尽情玩了。」

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小马立刻走过去把话筒子机拿起来转成扩音,然
后走过来把电话交给我,另一边被夹成三明治的柔恩也被抱了过来。

我们只有把这里的电话号码告诉泰瑞他们,所以一定是他们打电话来。阿义没
有将肉棒抽出去,而是让我趴在床垫上,柔恩也保持着三明治的姿势,只是翻过来
而已。

「嗯、哼、啊...喂、喂?」阿义趴在我身上,大肉棒轻轻地在淫穴中抽送
。除了我跟柔恩发出的淫蕩呻吟之外,所有人都没有出声。

『喂?筱惠吗?我是泰瑞。』打电话来的是泰瑞,似乎可以听到约翰在他附近
一边碎碎念一边翻倒物品。

「嗯、对、我是、啊...怎、怎幺了吗?嗯...」我努力地忍耐着不发出
娇喘,而阿义也再我一讲完就堵住我的樱桃小嘴。

『我们签证那边忽然出了点问题,今天必须要回国一趟,顺便处理一些杂事。
可能要一两个月才能回来。』听到这句话,在场所有男孩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阿
义更是放胆开始加快抽送节奏。

「哼嗯、这、这样啊、嗯、嗯...」我咬着牙好让自己不会发出较大的呻吟
声,阿义将我从地板上拉起,将我转面向他、双腿大开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嗯...?筱惠,妳在自慰吗?』

「嗯哼、对、啊啊!有入珠、啊啊、按摩棒、嗯哼!在磨擦、人家啊啊、的子
宫∼∼!」阿义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地往上顶着子宫口,我也随着节奏扭动纤腰套
弄。

『唔...可恶,妳害我勃起了。再半小时我们就要出发了,妳要怎幺解决啊
?』

「哈、啊啊、你可以、嗯哼、来干我呀∼∼!人家的淫穴又湿又痒、啊啊、等
着大肉棒的滋润呢、哼嗯!」我一边摇摆纤腰套弄肉棒,一边淫乱地娇喘着。阿义
不但没有阻止我,反而更兴奋地向上抽送肉棒。

泰瑞就算全程全速抽插也要半小时左右才射精,要完全解决他的性慾根本不可
能。所以我才敢这样讲,不过泰瑞要是敢丢下签证的事跑来干我的话,又是一回事
了。

『真是个淫乱的小美女,我还是听妳的叫声打枪吧。』果然不出我所料,泰瑞
不会过来。

「嗯哼、嗯...其实、啊、我正在跟男人做爱唷、啊、嗯...」阿义在床
垫上躺下,而我也跪坐在他身上,姿势变成了骑乘位,方便我掌握高潮的时间。

『哦哦!?』电话那头的泰瑞发出兴奋的声音,似乎认为我说的是为了情趣而
编的故事,根本没想到自己性感的美丽女友真的在主动摇摆翘臀套弄肉棒。

「啊、哈、就是、昨天那些人呀、嗯嗯!他们晚上、啊、摸进来嗯哼、对我用
了、哈啊、好多春药……然后就一直用大肉棒轮干到现在呢、嗯嗯...」阿义伸
手搓揉丰满坚挺的白皙乳房,我扭动纤腰让子宫口与入珠龟头来一次亲密的研磨。

『他们有几个人?射了几发?』电话那头的泰瑞在喘气,也能听到他打枪的摩
擦声。

「嗯、哼嗯、三、十几个唷....每个人的肉棒又粗又长又持久、啊、嗯嗯
、还有入珠...现在人家的子宫已经装了二十个人的精液、啊、哼嗯、一定、会
怀孕的呀啊!」我看着阿翔比出的数字说,然后我看到他拿着手机跟衣物走出客厅

『怀孕好啊,我还没上过孕妇咧!』

「坏蛋∼∼呀、啊、我会被、嗯嗯、当成性奴隶、啊、哼!」阿义将我推回床
垫并翻回背后位,开始全力抽送粗大的肉棒。不过在插入时他会稍微放轻力道,不
让翘臀被撞得太大声。

「要射了。」阿义贴着我的耳朵,用泰瑞绝对不会听到的声音说。粗大的肉棒
开始最后冲刺,我也不再说话、不停地发出淫蕩娇喘好盖住翘臀被撞击的啪啪声。

「啊啊啊啊....」最后重重地一插,粗大的入珠肉棒挺进子宫,开始喷射
出一发又一发充满活力的浓稠精液。同时我也因为阿义一口气将菊花中的串珠拔出
而达到了绝顶高潮,手指紧紧抓着抓着床单、小嘴流露着喘息的呻吟。

「啊、啊...人家的子宫...又被灌精了...会怀孕的...」

『唔...呼...我也射了。筱惠妳真会编故事!』

「嗯...你喜欢就好...」

『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就挂掉了。几个月后再见吧。』

「呼、嗯..掰掰....」

泰瑞将电话挂掉后,现场的男孩们马上发出兴奋的叫声。因为这代表在泰瑞回
来以前,我跟柔恩都是他们的性奴隶。

「筱惠姊真的太讚了。」在大概四、五分钟之后,阿义结束了射精,将那粗大
的入珠肉棒从淫穴抽了出去。

我仰躺在床垫上休息,这时小马挺着那根粗大的入珠肉棒来到我身边。

「阿翔有事,所以换我了。」看着那根曾经让不少女人怀孕的粗大肉棒与装满
黏稠精液睪丸,我似乎感到心动了。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